总网滚动

喀旗检察院不枉不纵保质提效办铁案

2020-06-05 14:59:40来源:喀旗政法  责任编辑:鲁旭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喀喇沁旗人民检察院坚持以检察监督职能为主导,在办案中监督,在监督中办案,坚持不枉、不纵、不漏、不错,做到依法、公正、精准、保质、提效。

  严格标准不拔高。组织扫黑除恶专案组成员牵头与公安、法院相关办案人员共同认真学习研究两高指导意见和相关司法解释,统一思想认识,精准掌握刑事政策,严格标准和尺度,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实事求是,客观公正,不拔高、不凑数,严格依法办案,避免冤、假、错案。一方面,从源头上减少分歧意见;另一方面,从诉讼监督的角度把好定性关。如我们对于公安机关以涉恶提请批准逮捕的艾某某寻衅滋事案和许某某、陈某某等人寻衅滋事案,经审查认为不符合恶势力的特征,遂以普通刑事案件作出批准逮捕决定并提起公诉,这两件案件在进一步审理中,且审判机关与检察机关意见一致。

  立案监督不放任。在专项斗争中,充分发挥检察机关刑事立案监督的职能,通过已办案件和举报线索,严格筛查涉黑恶案件线索,发现黑恶势力犯罪案件线索一个也不放过。2016年,在办理张某某诈骗案过程中,发现其诈骗金额高达100余万元,主要原因是借高利贷所导致的,无独有偶,在2017年办理柴某某诈骗案时同样也是因为借高利贷而案发。我们经过串案分析,非法放高利贷的现象这样普遍、危害这么严重,是否涉嫌犯罪?经过查找法律政策依据,当时确实无法按照犯罪处理。但是,喀喇沁旗检察院始终没有放弃,在开展专项斗争之后,有了明确的法律政策支撑,通过秘密核查,以庞某甲、庞某乙等3人为首非法放高利贷,然后暴力讨债的恶势力犯罪团伙浮出水面,监督公安机关立案,现该恶势力犯罪团伙5人已被提起公诉,单独和结伙作案40余起,团伙成员涉及诈骗、寻衅滋事、虚假诉讼、故意伤害等多项罪名。

  侦查监督不落人。在办理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移送审查起诉的涉黑恶案件,要求严审细查,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从中追捕遗漏犯罪嫌疑人8人,追诉遗漏同案犯罪嫌疑人4人。如在办理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的任某某、申某某等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案时,先后发现另有6名积极参加犯罪活动的骨干成员未提请批准逮捕。遂向公安机关发《应当逮捕犯罪嫌疑人建议书》,现有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捕归案并提起公诉,另外2人在追逃过程中。

  三长会商解难题。对于在案件定性、适用法律上存在分歧的,坚持“三长会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大三长会商”,具体细节方面的问题“小三长会商”,经过“三长会商”后,在是否认定涉恶、如何定罪量刑方面达成一致意见,有效防止错案的发生。如李某某等人涉嫌寻衅滋事、职务侵占、故意伤害一案,属于上级公安机关交办的涉恶犯罪案件线索,公安机关立案后拟以涉恶犯罪报捕、移送起诉,但是经检察机关审查,认为其属于村霸,尚未形成恶势力,经“大三长会商”形成一致意见,按照普通刑事案件处理。

  认罪认罚讲政策。刑事诉讼法修改后,确立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且经过部分省市试点已全面铺开。虽然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要讲政治,但是刑事诉讼的立法精神仍然要贯彻执行,对于黑恶势力成员要区别对待,认罪态度好、主动检举揭发、愿意接受刑罚处罚的要体现从宽政策。如我们办理的任某某恶势力犯罪集团案,其中部分犯罪嫌疑人自侦查阶段如实供述且自愿认罪认罚,喀喇沁旗检察院在提量刑建议时给予一定幅度的减免,鼓励他们不但自己认罪还要检举揭发团伙其他成员的犯罪行为,对于分化、瓦解犯罪集团,促进案件顺利批捕、起诉、审判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依法严惩不降格。以前只注重对于公安机关以涉恶报捕、移送起诉的案件审查,主要是防止人为拔高、凑数。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应当全面履行监督权和追诉权,喀喇沁旗检察院把公安机关未以涉黑恶犯罪提请批准逮捕、移送审查起诉的团伙犯罪案件也作为审查的重点,防止人为降格处理。如公安机关以普通刑事案件移送审查起诉的犯罪嫌疑人刘某甲、刘某乙、罗某某等4人涉嫌寻衅滋事一案,该犯罪团伙以刘某甲为首纠集多人,采取暴力殴打、威胁恐吓、跟踪滋扰等手段,逼迫村民强行签订拆迁协议,经审查该案属于建筑领域的恶势力犯罪团伙,遂经检察委员会研究后,以恶势力犯罪提起公诉。

  诉判一致无分歧。喀喇沁旗检察院与公安、法院建立了日常联系沟通机制,除了三长会商之外,把办案人员之间的联系和沟通形成常态化,确保了侦查、批捕、起诉、审判意见一致、方向相同。经与法院沟通,凡涉黑恶案件,检察长或者分管检察长全部应邀列席审判委员会参加案件讨论,就案件定性、量刑提出检察机关的意见和建议,现已列席审判委员会4次,讨论案件4件,所提意见全部被审判委员会采纳,使得喀喇沁旗检察院以涉恶提起公诉的案件判决认定的事实与喀喇沁旗检察院公诉的案件事实实现了——起诉意见书、起诉书与判决书“三书”一致的目标,达到了政治效果、社会效果、法律效果相统一。

  跟踪引导强介入。喀喇沁旗检察院改变以往批捕、起诉阶段分别一次性介入的办案模式,结合捕、诉一体的办案机制,在介入之前就确定办案团队,谁介入谁承办,从捕前介入之后直到审查起诉阶段,根据第一次介入意见,随时了解对介入意见补充侦查进展情况,发现新的问题,再提出意见,补充侦查后再介入,步步为营式跟进夯实证据,保证了介入意见的精准性,为案件侦、捕、诉、判整个办案流程起到了保质提效的作用,使得案件质量大幅提高,审查起诉办案周期明显缩短。

  巧用程序缩流程。为了解决办案周期过长的问题,我们按照“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实充分”的原则,经公、检、法三机关协商:只要案件主要事实能够认定,即使缺少部分其他证据,但是在能够获取的情况下,先行起诉后,检察机关以《提供法庭审判所必须证据》的形式,要求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在开庭前提交,巧用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程序,打好时间差缩短办案时间。如庞某甲等人寻衅滋事一案,检察与公安办案人员逐起犯罪事实共同核实,对于证据不全,但是能够后续获取的事实先行起诉,这样避免了二次退回补充侦查。如我们办理的唯一一件涉恶犯罪集团案件——任某某、申某某等12人寻衅滋事、聚众斗殴、包庇案,不但没有退回补充侦查,而且仅用25天的时间就向法院提起公诉。

  打财断血铲黑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之初,存在就案办案的现象,认为只要把犯罪分子查了、捕了、诉了、判了就行了。在中央对打财断血明确提出要求之后,由于非法所得核查难、扣押、查封财产难等客观因素所限,虽然有所重视,但是仍然没有破解打财断血少的难题。我们结合检察职能——最高人民检察院要求检察工作要实行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四轮”驱动,扫黑除恶既然是全院性的工作,就不能仅靠刑事检察单轮驱动。于是,创造性的开展了刑事与民事“两轮驱动”,推进打财断血工作。在刘某洋等人恶势力犯罪团伙寻衅滋事案刑事判决生效后,喀喇沁旗检察院向法院提出综合性检察建议,同时移送第二检察部,由民事行政检察部门逐案依法定程序监督法院再审,现对刑事判决已经确认的3件虚假诉讼案进行监督再审,涉及诉讼标的额22万余元,标的额看似不大,但是对于当事群众来说这就是一两年的血汗钱,在他们眼里已经没有期望的冤案能够得到纠正所引发的社会影响、树立的社会正义是不能以标的来衡量的。(王利国)